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祁东燃气销售网点没开成,反被无理“拘押”

[复制链接]
查看: 51651|回复: 3
发表于 2014-7-12 23: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谭晓东,祁东县步云桥镇人,于2014年4月7日在步云桥镇上自己家门店开了一个液化气销售网点。

  事先,我向县燃气办主任周少祎申请办理燃气销售网点,周主任同意我在步云桥井子冲开办一个网点,但是如果要在步云桥镇街上开办网点,由他跟邓金元协商后,再给答复。但是过了两天,周少祎给我的答复是既不准在街上开办,也不允许在井子冲开办燃气网点。

  邓金元(黄土铺镇液化气站老板)弟弟邓桥元也在步云桥开有一家燃气销售网点多年,他不准其他人卖燃气,一手遮天,欺行霸市,垄断市场,之前已有好几家网点被他们打怕了,都没开成。我屡次受到其威胁恐吓,随时担心被人身攻击战战兢兢。

  2014年4月22日,我开“五菱”面包车到祁阳县文明铺加气站加气,晚上8点40左右开车返回。晚上9点多钟经过城连虚龙家亭子村老街市场时,被县运管所的人拦住,唐见军等人同一群社会上不明身份的人(共7人)上来将我从车里拖出来,抢我的车钥匙。我问:你们是什么人?他们说:我们是执法的。我说:你们一没证件,二没穿制服,谁叫你们抢东西的?谁给你们的权利执法?他们说:我们是运管所请来执法的,运管所开了工资的。我说:请你们文明执法好不好。话没落音,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挥拳打在我的太阳穴上,将我打倒在地。

  见执法变成了打人,我老婆急忙上前劝说请他们不要打人,但他们没有一点反应,其中的四人将我按到在地,抬脚的抬脚,扣手的扣手,拳打脚踢,用脚踩我的肋骨,往死里打。我老婆见那些人下手越来越重,于是跪在地上求运管所唐见军,哀求他叫那些人不要打了,但唐见军只是看着我被打,没有说一句话,没有制止。求人不成,只能求己,我老婆再次上去想挡住他们,但那帮人抓住她一推,推到了一边的墙角。见再打下去我就会被打死,我老婆拿手机想报警,没等从皮包(皮包是女式小背包)里拿出来,那伙人就将我老婆的手机和皮包里的5千多元现金一起抢走了,还说你想报警,门都没有。我老婆又上来想拼命拦住他们,那帮人中三个人将她拖出去十多米远,将手上的黄金戒指也抢走了。整个过程中,我被连续打了4、5阵,裤腰带上的钥匙也被抢走,并交给运管所坐在我驾驶位置的那个人(姓周的),想把我的车开走没得逞,因那不是车钥匙。自始至终,运管所的人只是袖手旁观,没有制止这帮人的暴行。

  被打了一个多小时,龙家亭子村李朝纲书记从家里出来喝止他们:“你们这样搞,会出人命的,要文明点。”运管所的人依然什么也没说,也没叫打我的那伙人停手,当李朝纲亮出市人大代表证时,运管所请来的七个人马上逃得无影无踪了。

  派出所民警到达现场大概到了晚上10点半左右,付所长登记了见证人的名字,之后,我们与运管所的三个人一起去城连墟派出所作笔录,到了派出所,唐见军将我老婆被抢的手机交给了派出所(不知道那伙人怎么把手机交给唐见军的)。给我作笔录的那位干警说:“这又是邓金元搞出来的案子,在我们区域已经有三次这样的事件了”。(后来才知道,派出所并没有对运管所的三人作笔录),等作完笔录,我和老婆直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多才回到家。等到天亮就去县法医门诊鉴伤,鉴完伤回到家晚上接到了邓云庚(县劳动就业局原局长)的电话,说他出面来调解此事,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4月29日,邓云庚和邓金元一起来我家协调。(在场人员有:邓金元、邓云庚、邓志勇、邓平、陈向阳、谭先河、谭明贵、谭明华)协商结果是由邓金元赔偿我被抢的手机、现金、金戒指以及医疗费共一万三千元。但是邓金元要求我先撤案再给钱,不准我再经营燃气店,理由是影响了他弟弟的生意,整个步云桥镇不允许有第二家燃气网点。我要求他写调解协议以及将赔偿款放到调解人手中,他不同意,最后没达成协议。到目前为止,邓金元对4月22日打人事件和赔偿一直没有个说法。

  一个多月过去了,6月8日早上邓桥元打了6个电话对我进行威胁,说要消灭我,要弄死我。6月9日早上7点左右,邓桥元老婆到我门口进行了吵闹。过了一会,邓桥元与老婆带着他父亲邓荣新及一个外号“叫花子”的人带着十多个人拿着木棍、扫帚等凶器冲进了我家,他们一冲进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邓荣新和他老婆等三人打我,邓桥元老婆等三人打我妻子,邓桥元、叫花子和其他人打我儿子,前后打了20多分钟,有旁人来劝架,他们叫嚣:“谁来劝架就打谁”。我与妻子、儿子三人都受了伤,打得我们根本没有自卫的机会(街坊邻居可以作证)。旁人见事态比较大,就报了案,直到派出所工作人员来了才住手,叫花子和其他帮凶见民警来了,就逃走了。民警们把我和妻子、儿子三人以及对方几人带到了派出所。我一家人在派出所作笔录时,围观的老百姓中有两个说了几句公道话,其中有一个觉得此事对我家实在太过分,上次打人医药费还没赔,这次又冲到家里面来打人,实在太没王法了。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后,邓金元又运来三车人(面包车,大概有二十多人),邓金元冲进派出所就喊话:“谁敢打我弟弟,今天不打死两个人我邓金元不在步云桥站。兄弟们,给我上”。 于是,车里的人都手拿钢管冲进了派出所。派出所所长见此情形,赶紧上前制止,在制止过程中,突然听见所长大声说:“你们敢在派出所里面袭警”。立刻上去几个干警合力将此人制服(后来才知道此人是祁东县文武学校武术教官匡某),那群拿钢管的人见教官被制服了,有些就把钢管丢在地上逃离了派出所,只抓住了两人,其中有一人又逃离了派出所。

  而在之前帮我讲了几句公道话的人,他们因这事与自己无关,又没动手打人,所以在派出所没走准备听事情的处理结果。没想到的是派出所以了解情况为由,将他们三个和我一起送到了县刑警队。到刑警队后,我要求先将我送去医院验伤,刑警队并没答应,他们队里有一干警说自己就是法医,用手敲了一下我的伤处说我是轻微伤(因我当时胸部疼痛很厉害),但并没有送我去医院检查。4月11日凌晨5点多钟,强行将我和其中二位无辜的老百姓关进了拘留所,另外一位关进了看守所。我进了拘留所后伤处仍然很痛,一再要求拘留所带我去看伤,并叫家人留了钱在拘留所,但仍未被答应。

  我很想不通,我们全家被打,他们三四个人打一个,我们连自卫的机会都没有,而我被打伤却一直不让去医院看,不知刑警队是以何种理由将我们进行拘留?还将其中一个关进看守所,这样下去,在中国的土地上,在自己的家里都被人殴打,都无法保证人身安全,那谁还敢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公安部门是正义的代表,现在他们不去调查现场目击的群众,不容解释,不给正当理由,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他们是出于什么良心?他们的正义何在?刑警队处理此事并未去调查,此事处理是完全扭曲事实真相,颠倒黑白,周围老百姓都只能说此事太冤枉,太不公平了,希望上级领导、有关部门能公平公证的处理此事,还我一个公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8 05:52: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相关部门能仔细查查,别让家乡父老再心寒了,现在全国都在反腐倡廉,是黑还是白早晚会被扒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15 18: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叫王艳莉,祁东县太和堂镇白溪村第五村民小组人,现年23岁,身份证号:430426199705028880,为多重残疾人,残疾证号:430426199705028880。听说多年来,党和政府一直很关心我们残疾人,给我们出台了很多优惠政策,每年还有困难补助。可乡村组干部从来没告诉我这些,更没给我补助。在这里,我想问问你们这些共产党的干部们:你们是党和人民的干部吗?你们把党和政府给我们的困难补助都发给了谁?发给了你们的亲属还是发给了那些在选票上填你们名字的人?请你们把他们的名字公示出来,让大家口服心服,不然我还会向其他途径表达我的想法,控告你们的贪污?腐败?抑或是不作为。
因为在百姓呼声栏目有诸多限制,新手上路不能发帖,所在在此发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19 08: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坚强女子王奇 发表于 2015-2-15 18:03
我叫王艳莉,祁东县太和堂镇白溪村第五村民小组人,现年23岁,身份证号:430426199705028880,为多重残疾人 ...

今年全国对一二级(重度)残疾人每人每月发放了50元补贴,不过办理流程是:首先去你当地太和堂镇填写《祁东县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申请审批表》,然后把这个申请表一起拿到祁东人民医院鉴定自身残疾等级是否在规定的一二级内,鉴定完毕后祁东县人民医院会对申请表签字,最后带着这个审批表,前往祁东县残联办理好手续即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地图| 手机版| Archiver| ( 湘ICP备13009538号-1 )

Copyright  © 2016-2017 祁东人家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